Saturday, June 10, 2017

我的爸爸



小時候家裡環境不好,一家三口(弟弟還沒出世)向親戚租了一個五百多平方尺的廉價單位來住。當時為了增加收入,爸爸一天打兩分工。早上一份正職,晚上就去酒吧彈奏音樂。隱約記得,每當他放工,通常都會打包夜宵。鍋氣十足的福建面就會把我從房間吸引出來。

弟弟出世後,家裡環境逐步提升。從租廉價單位到租雙層排屋,最後居者有其屋,搬到還未發展的蒲種。不久,爸爸也從一個每月北馬,中馬來回的銷售員變成一個生意人。自己創業,可以說時間比較鬆動,也可以說難以抽身因為事無大小,都關你事。

記得小時候有皮膚病,他都會帶我去吉隆坡的一間診所。整個療程,斷斷續續將近十年。中學時期由於中文課,總會有一天會沒法搭乘校車回家。他就會載我回家再回公司。戴牙套的期間,是他負責帶我去不同的牙醫診斷,和兩年的接送。甚至入讀學院,也是他帶我奔波各個學院。不過少年時因犯錯而吃的皮肉苦也不少。當中包括了藤鞭,皮帶,和電插蚊香的電線。我亦嘗試過被扣除零用錢,導致在上學前必須吃飽,回到家後才可果腹。

相信和大部份的父親一樣,家中的粗重功夫都由他來做,如水箱/水喉問題,除草,換燈泡,或汽車的小問題等等....

他在南馬一小鎮成長,做過藍領搬運工人,日曬雨淋不在話下。來到首都後,惡補英文,為的是爭強競爭力。現今已算半退休,除了管理自己的投資外,晚餐也和母親輪流下廚。

最後,我希望父母身體健康,多活三十三年...

恆~~

Monday, May 29, 2017

淺談石油津貼與消費稅

距離我上一篇的"產油國的石油一定要便宜???"已是事隔近兩年半。期間石油更跌破每桶30美元,導致財政部要一度修改預算案。石油的暴跌,更令我堅信國家一定是要廢除石油津貼和擺脫過度依賴石油作為國家收入。







一直拿馬來西亞作為石油生產國來強調石油價格要便宜實在有欠公允,就如評估一個人的經濟狀況單看收入而忽視支出。馬來西亞連二十大石油生產國都不入榜,石油價格便宜度卻可以排名第十三名,已是不錯了。



如圖中所示,馬來西亞淨出口的石油其實不多,相較十多年前更是一大距離。





消費稅(GST/VAT)的出現,大大的舒緩了石油暴跌的衝擊。反對者所提出的顧慮,發展中國家/貧苦大眾不適於用。但縱觀世界地圖,沒有實現消費稅的國家可以說屈指可數,美國就是其中一個(她有銷售稅)。這數十年來,不少學者對消費稅都保持正面的反應。

以東南亞的國家來相比,菲律賓居首12%,再來印尼/越南10%,泰國/新加坡7%。緬甸則以5%的商業稅排尾。

消費稅的公平之處,在於多消費,多付稅。富人可以避過個人稅,卻難逃消費稅。全民交稅,最是公平不過。

國民應多閱讀,通過各種渠道來得到全面的資訊。要打擊的是貪污腐敗,督促政府善用資源,而不是要求拐杖和廢除消費稅。

http://hangfelixwong.blogspot.my/2015/01/blog-post.html
https://tradingeconomics.com/myanmar/sales-tax-rate
http://taxsummaries.pwc.com/ID/Myanmar-Corporate-Other-taxes
https://www.eia.gov/beta/international/?fips=NO
http://www.globalpetrolprices.com/gasoline_price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Value-added_tax
https://www.moodys.com/research/Moodys-Malaysias-economy-has-stabilized-amidst-falling-government-revenue-low--PR_363792

恆~~

Thursday, May 4, 2017

Ekovest 對我的考驗

昨天(3/5/2017),Iskandar Waterfront 被告知失去了發展Bandar Malaysia 的主權,並宣佈停牌兩天。震驚的消息直接影響其姐妹公司Ekovest的股價。

今天一開市,股價由RM1.43直落RM1.01或29.37%,跌穿我的成本價,近乎跌停版。半年在這公司累積的紙上盈利轉眼成灰。不過,在短短半小時內,股價迅速上反彈,我也在途中加碼了。最終在RM1.17收市。

Ekovest 不能成為Bandar Malaysia 的承包商,固然可惜。可是單單建造手上價值RM130億的DUKE 高速公路,已足夠她忙四,五年了。不要忘記她還有來自DUKE 的經常性收入(Recurring Income)。

說完未來幾年的遠景,看看公司本身的財務狀況。2016年12月份RM50億的Current Asset 對比RM14億的Current Liabilities;至於2016年12月份和2016年9月份的Cash from Operating 分別是RM3億4千萬和RM3千800萬。相信短期內也不會有大問題。

論市值,Ekovest 佔我portfolio排行第二。故此,她的成敗將決定恆時基金的進退。

恆~~

Saturday, February 18, 2017

十年股災?

有人說,每十年一次股災,如1987,1997,2007。我覺得這番言論太表面了。依我言,股市就如預測天氣,雖有一定的規律,但誰敢拍心口自己的預測一定成功? 眼看烏雲密佈,轉眼就天朗氣清;明明陽光明媚,瞬間又刮起大風來。水氣上升,聚雲成雨,循環不息就像過多的熱錢涌入,沒有穩健的根基支撐,最終市場倒塌那樣。道理大家都知道,但誰會知道"那一天是何時"?

實則上,2000年的dot com bubble 也是非同小可。Dow Jone 在兩年間共下跌約27%。馬來西亞在這段期間,股市最低也下跌約40%。翻查資料,1987年的股災對經濟實體影響不太大。似乎還不夠80年代的石油危機。

1979年,伊朗改制,導致石油價格飆升。所謂物極必反,1980初的經濟蕭條,引發石油價格在1985年由35美金跌至10美金。類似情況就像2008時由155美金跌至50美金,2014時由112美金跌至 29美金。

我很喜歡一句話。Take care of the downside, the upside will take care of itself。能夠做的,就是未雨綢繆。在這個圈子八年,每次翻開會計簿子,總算沒有白讀大師們的著作。時至2017年初,就看這個"十年風暴"會是如何?

https://crawford.anu.edu.au/acde/publications/publish/papers/wp2010/wp_econ_2010_12.pdf
http://www.nationsencyclopedia.com/Asia-and-Oceania/Malaysia-ECONOMY.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1980s_oil_glu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economic_crises

恆~~

Saturday, December 24, 2016

Hang Fund Annual Report 2016

經過兩年的時間,基金的市值已逐漸恢復石油崩盤前的規模。今年有很大的改動。首先,我由nominee account 轉換成 direct account,交易費不但由0.38%下降到0.1%,每一次收取股息時也不必再被抽取RM2.50。其次,我幾乎將房產和石油有關的股票全部出清。當中包括了Deleum,Hua Yang,Tambun Indah,Signature,只保留了2013年買入的Eco World。除了Tambun Indah (持有3年6個月)資本賺幅2.1%外,其餘三個分別虧損32.21%,(持有13個月); 7.58%,(持有3年7個月);41.48%,(持有1年3個月)。

除此之外,在今年售出的股票還有CBIP,賺幅44.92%,(持有3年10個月);LTKM,虧損7.45%,(持有11個月);INARI,賺幅4.08%,(持有10個月);Ann Joo,賺幅40.83%,(持有4個月)。

今年買入的股票分別為Padini (去年賣完後,今年再度買入), Opensys,Litrak,Ekovest,Superlon。其中Opensys,Litrak和Ekovest更佔據了基金近50%的規模。Padini的財務向來穩健,業績在去年逐步上升後,也隨後買入。

Opensys現今的主打產品是Cash Recycle Machine,簡稱為CRM。CRM的功能是提款機和存款機二合為一,公司對外宣稱CRM可以節省成本約30%,目前市佔率在6~8%。雖然最新一季的銷售額在近年最高,但隨著馬幣的貶值,淨利方面倒是變動不大。

Litrak 擁有兩條大道,分別是LDP和Sprint。如果我說這公司的護城河很深,現金流強,業務穩步增長,相信不會有人反對。距離合約到期大概還有14年,目前的PE還不到15。我知道她的股價不會暴增,可是把資金放在這兒,意為進可攻,退可守,晚上安睡決不是問題。

Ekovest 令我感興趣的是三條DUKE大道,穿插MRR2,Bandar Sri Damansara,Federal Highway。根據MARC的報告,大道在未來的營業雖然受MRT的影響,可是DUKE3的車輛卻每日可達到99000。粗劣的算RM2.5 x 99000 x 365 = RM9千萬。還不包括DUKE 1 和 DUKE 2 的營業額。就連KWSP也以RM11億買入40% DUKE 1 和 DUKE 2 的股權。Ekovest 更打算在這單交易中撥出RM2.45億作為股息回饋股東。預算DUKE 3 將在2020年完工。

Superlon 目前的市值不到RM2 億,主要銷售隔熱塑膠。以亞洲市場為主(不包括馬來西亞),貢獻了66%的營業額。其次到本地市場,貢獻了22%的營業額。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和非洲的市場分別增長了26%和92%。過往4年的營業額複增12.77%,淨利則由虧損RM60萬到淨賺RM1千600萬;股息由0到每股RM0.09。

Supermax 將在2017年開始提供價值5千萬英鎊的手套給National Health Service,為期四年。相信明年開始業績會大提升。同時,公司已開始在香港,新加坡和日本銷售隱形眼鏡。預算明年初會在巴西推出該產品。目前產量是4千萬,打算在明年提升到7千萬,更盤算在新加坡和美國設廠大量生產。

MBSB經過兩次失敗的談判後,如今的對象是Asian Finance Bank。同時撥備計劃應在2017年完成。就看2017年她是否可以發光。

Eco World unbilled sales 繼續上升,截至10月是RM60億。而 Eco World International 的上市計劃應該會在2017年上半年完成。

MikroMSC 在這四年積極地開發國外市場,營業額由2012年RM780萬的到今天接近RM2千萬,,佔據了總營業額的41.3%。主要國外市場分別是越南,印度,印尼和孟加拉。營業額和淨利在四年內各自複增13.25%和16.55%。

基金的債務佔據了15.66%,問題不大。展望2017年Supermax 和 MBSB 能達到自己定下的目標。

注 : 所有賺幅不包含股息收入。

恆~~


Wednesday, August 17, 2016

我在鋼鐵股的投機

2009年是我在股市的第一年,當時我公司其中一樣主打產品是鋼筋,很自然地買了和自己行業有關的股票,Kinstel。買入的價錢是RM0.44,不到一個月已上升到RM0.57。經驗尚淺的我,抵擋不了誘惑,便立刻賣出,賺幅27.3%。

過後在2009年七月和2010年一月以平均價RM2.05和RM1.03分別買入了Ann Joo 和 Kinstel。不過這次判斷有差,被迫以RM1.47們和RM0.86 的價格止損,虧損28.39%和16.5%。在這六年來,鋼鐵的售價并不理想,導致業績和股價每況愈下。Ann Joo今年的低價是RM0.65; Kinstel 更是慘不忍睹,僅僅RM0.07。有時候相當納悶,自己從事鋼筋買賣,又喜愛閱讀業績報告,卻栽了一個筋斗。

直到2016年,我在新公司九個月,與鋼筋的密切度雖有保留,卻又不如之前。我雖然知道鋼筋價格逐漸從谷底反彈,Ann Joo 的股價也隨步上升,卻又不知何故。直到四月份,一位同事和我提起中國鋼筋暫時撤離馬來西亞,Ann Joo的主要競爭者又交不出貨,導致市場大缺貨。所以,Ann Joo 已包攬了大部份的供應。既然供不應求,利潤又提高,未來一季的業績必定出色。我問了她幾個問題以策安全,沉思片刻,便當場用手機以RM1.20的價格買入Ann Joo,并鎖定價格會到RM1.80。如果能上升到RM2.00則更加妙。並且將這個消息和家人還有幾位好友分享。

買入後不久,股價逐漸下滑到RM1左右。不過從Bursa那兒得知大老板有買入自己公司的股票,這個舉動令我知道翻車的機會是相當低微。隨著第二季的業績要公佈,股價從RM1穩步上升。不出所料,第二季的業績淨利為RM9千萬,和去年第二季虧損RM1千萬有很大的對比。業績公佈的第二天開市時,股價最高上升到RM1.88,收市時下滑到RM1.72。

第三天,股價最低滑落到RM1.65,就在4.30pm左右我以RM1.69全部出售,轉幅為40.8%。我沒有在最低點買入,也沒有在最高點賣出。不過能在四個月斬獲40.8%利潤,把之前在鋼鐵股所損失的連本帶利拿回來,卻也不枉了。

鋼鐵股,是徹底的循環股。可遇不可求....

恆~~

Wednesday, July 27, 2016

投資演義 - 第七篇 <混水摸魚>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芙蓉市外一個大農場蹲著一位臉部稍圓,帶著黑框眼睛,年過花甲的老人。老人姓黃,人稱大黃,是QQ上市公司的執行主席。大黃年輕時是一名雞蛋銷售員,後來被老板招為婿。在擔任主席這20年來,公司發展甚速,業務除了雞蛋業還包括了漁業,油棕業。公司市值更是430億。剛吃過午飯的他就出來巡視自己的業務,仔細看著手中的雞蛋。正看得入神,他的太太黃夫人急奔他來,上氣不接下氣道: "剛剛收到消息,我們的孩子在雷統的股東大會上被踢出董事會了。" 大黃始料不及,先是一呆,繼而發怒道:" 我作為大股東之一,擁有公司27%股權,難道委任一個董事也不能。"

大黃趕去公司,召開緊急會議。經過三個小時的商議後,QQ決定在兩天後,星期三9點開市時全面買入市面上雷統的股票,并提出全面收購。

雷統的大老板也姓黃,人稱小黃。主要業務同是販賣雞蛋,在市場上的歷史和QQ相差無幾。但規模相差甚遠,市值只有20億。兩間公司的大老板相識五十年,更是中學同班出身。兩人雖是同行,卻在生意上有來往。QQ是雷統的供應商之一。

同日下午,黃夫人相約老朋友老陳傾訴。老陳和三人相識數十年,自然是黃夫人傾訴的好對象。老陳聽到他們的孩子被踢出董事會,摸了摸下巴的鬍子,若有所思。

當天晚上,老陳翻閱雷統的年度報告,仔細看了公司的股權結構。老陳發現雷統最大的兩個股東分別為大黃和小黃,各佔44%,27%股份。大黃要取得控制權,必須從市面流通的29%取得82.75%。自己若動用6千萬購買流通的10%,也就是總數的3%,想必能分得一杯羹。

星期二一開市,老陳便大量購入,從價格2.3買到2.66,直到自己所要的票數。

星期三一開市,老黃公開宣佈以價格3.5全面收購雷統。老陳一來深知老黃向來在價錢方面很少會妥協,二來斷定收購戰成功的機率不大,於是便在公開市場把昨天購買的股票全部出售。僅一天便賺了1800萬,賺幅30%。

不出老陳所料,拉鋸戰近一年,雖然過程中不斷吸納股票至38%,大黃最終亦因小黃兩父子親自上門陳說利害而放棄收購。最終通過場外交易出售完手中持股。消息在交易後一個星期對外公佈。

這個消息令到老陳再次留意雷統的股價。38%股份的交易并沒有造成賣壓,反而見到買方不斷接收,價格逐步上升。老陳心知雷統財務吃緊,根本沒能力接收那麼龐大的股票。價格上升不外乎有炒家進入或策略夥伴注資,加上上個季度業績大好,生意成本對比去年大減。老陳決定再次出擊,動用1億資金以價格4.2買入。

價格持續上升4個月,直到雷統召開記者會交代引進國外股東。老陳心中大喜,知道自己壓對寶,於是便逐漸套利,最終以8.4賣清股份,淨賺1億,賺幅100%。

由於老陳持股的時間都在股東大會之後,出年報之前,持股量也不足5%,所以無論大黃或小黃都很難得知老陳在這段期間獲利近1.2億。

恆~~